出国看病吧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
天佑良善,且行且珍惜

[复制链接]
决学 发表于 2016-10-17 11:23:0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另起一行:胡子宏生命日记(39)

天佑良善,且行且珍惜

下午二点,我醒了,身体不再疲惫。我的脑子思维正常了,呼吸通畅了,还听到了马龙与张继科奥运会争夺乒乓球冠军的比赛。睡一觉真好,真舒服。老婆说,外面下雨了,你听到了吗?我说没听到。刚才过去两个多小时,我在熟睡中失去了一切记忆,就是因为太累了。

昨晚怕睡不好,就喝了一片安定,睡得还行,到了七点多。起初,是老婆跟我同一个房间睡。我的房间开着空调。老婆躺下就睡,我还要看一会手机微信。后来睡意来了,关了电视,就迷糊睡着了。妻子醒了,要调节空调的温度,我不干,因为我不能太凉,空调必须调到抽湿,那种温度才合适。任何的凉风,包括老婆扇扇子,一阵风吹过来,我都觉得不适。妻子给我关了灯,到另一个房间睡觉去了。安静了,我又睡不着了。无奈,喝了一片安定。

醒了,老婆就张罗着喂饭。唉,喉咙虽然不是火辣辣地疼,但对食物有一种本能地拒绝,但正如妻子所说,吃饭是为了保命,不想吃也得吃啊。吃了沏鸡蛋两个,又喝了一碗粥,妻子基本满意。还要喝养血丸,一把圆圆的小药丸,放到嘴里,要用舌头拨拉着,分期分批地下咽。往日一秒就完成的,这次足足用了三分钟。妻子鼓励我,咽,咽,使劲咽,不怕疼。我心想,我精神上不怕疼,凡是喉咙一疼,身体就会本能有反应,这跟坚强不坚强没关系。

9点前,我们到了医院病房,把门的大姐让我们缴费,办理住院手续。我们又穿过长长的嘈杂的走廊和大厅去住院处。妻子忙着缴费,我几乎站不住,大厅空调对我而言太凉了,环望四周,仅有的几个长椅也挤满了人。无奈,我蹲下来,靠在墙壁上,赢得一时的放松。

来到了病房,护士站有护士认出了我,吃惊地说我瘦了,又问我的微信公众号增加了多少粉。接下来就是例行的询问,抽烟史、喝酒史、有无过敏、血糖血压等等。问了就要在输液室等待,然后值班医生有查问病情,开了单子让做心电图。又是奔波着做心电图,我在前面走,又是穿过嘈杂的长长的走廊和大厅。忙碌完上述一切,回到病房,护士已经给铺好了病床。我躺下去,一动不动,就想睡过去,哪怕是昏迷不醒。太累了,太累了。



我和老婆的冲突发生在吃饭上。患者的心理跟老婆的心理存在着不小的分歧。赞美老婆的话不用说了,我说了,她是我的再生父母。她认为,我必须坚强,也能够坚强,因此,必须吃东西,哪怕再疼,所谓战胜病魔,怎么可以怕疼呢?可是,事不经过不知难,我无论怎么坚强,但喉咙对疼痛的躲避是本能的。我上午十一点躺在病床,老婆又屡次三番地让我吃东西,彼时,我累得大气都不能喘息,哪有心情吃什么东西?无论老婆好说歹说,我坚决不吃,只喝了几口水,就昏昏睡去。醒来,老婆又让我吃饭,这时候,我身体有劲了。既然老婆让吃东西,那就吃吧。

中午,我吃了一碗疙瘩汤,一个小小的南瓜饼,老婆还买了个猪蹄让我吃,我哪里吃得下?只是勉强咀嚼了几块肉皮,吃不出什么味道——但老婆让吃,忍疼也得吃。此外,还喝了两包蛋白粉。身体有劲了,吃东西也就积极起来。

老婆后来又去外面采购,问我吃西瓜还是火龙果。我说西瓜吧。西瓜含糖量不高,火龙果虽然含糖低,但其中的籽在吞咽的时候对舌头口腔和喉咙有摩擦,会感到疼痛。



老婆外出了,我躺着玩微信,在微信上敲这篇日记,最后形成聊天记录,发给儿子,由他整理成正式文章,发表到我的微信公众号平台上。窗外哗哗地下了一阵雨,不知道老婆去买什么,半天也不回来。四点多,老婆回来了,告诉我,她买了火龙果。我一下子欲哭无泪,我说了吃的是西瓜,不让买火龙果,非得买火龙果。老婆说,卖水果的说了,西瓜含糖量高,不如火龙果含糖量低。老婆把火龙果切开,用勺子挖着喂我。果然,火龙果的籽摩擦着我的舌头和喉咙,开始疼起来。我默默地吃,老婆的勺子递得越来越快。我一次次不耐烦地推开老婆的手,告诉她,我在疼。老婆说,再疼也得吃呀。我说,可是精神控制不了疼痛,身体对疼痛的躲避,是一种本能。

吃了些火龙果,剩下的老婆吃了。老婆有些委屈,似乎红着眼圈说,你得理解别人的心情,伺候病人不容易。我说,我知道好歹,知道你为了我好,可是,我确实在疼,吃不下就不要非得吃,我已经够听话了,我已经够能吃的了。



实际上,我真不算是最疼的。山东Y的痛苦超过我几倍。我每天都要跟她聊几句,她能回复,说明身体还算可以。Y也不是最痛苦的,我在我建立的齐心协力斗病魔群里,把我的第一“暗恋”给了W,一位血液病患者。她治疗了两年,我和Y经受的痛苦,她几乎都经历过。她的放疗是全身的,每次二十分钟,每天两次。我遇到任何困难,都去请教她,她都能给出办法。而Y,只能是我的第二“暗恋”,因为她的痛苦还没有到达顶端,我只是在步她的痛苦的后尘而已。我在群里明确宣布,我的几位“暗恋”,是其他患者的榜样。在群友们看来,“暗恋”只是一种尊称,没有亵渎的意思。

今天,我在住院收费处等着老婆缴费,看到了Y在微信上的聊天,她告诉我,自己在修炼,恢复,凡是依然难受。她瘦了16斤,手都红肿了,舌头烂得不像样子。接着,她发来两张照片,一只红肿的手掌,像是被冰天雪地冻了一样。她的舌头上面是厚厚的白苔,看一眼就不忍心看。相比之下,我的疼可以忽略不计了。

伺候病人跟病人的心理确实不同。Y化疗完回老家,由妈妈伺候。Y告诉我,看到她的惨状,妈妈抑制不住自己,哭了半晌。她不忍心让妈妈哭,硬是忍着疼痛吃了点东西。我暗自感叹一声,说,家人对患者表达自己的脆弱和焦急,实际上是增加患者的心理压力。就像有些亲友去看望癌症患者,病人已经接受病情,面对现实,亲人来探望,没说几句话,就哗哗地哭起来,含着泪鼓励患者要坚强。这纯粹是千秋万代的大傻蛋。你没得病就哇哇地大哭,这本身就是对癌症的恐惧,你能给患者能带来什么样正能量呢?

我在微信上接到无数的鼓励和建议,这些人不得不被我默默地删除了。有人在我的朋友圈说下了一句话,显然,他也是癌症患者,能代表癌症患者的心声:那段时间,我不接任何人的电话,也不见任何人。出院之后也是这样,我只想静静地咀嚼苦痛,我需要的不是无关紧要的问候,我只需要钱。这个时候,有的朋友在躲避,有毫不相干的人却慷慨解囊。这场劫难过去后,留在我心底的是满满的感恩!胡老师的心情我能理解,天佑良善,加油!

是的,我在默默地承受着身心的痛苦,这场病让我的交往圈子重新划分。任何没有帮助或资助的问候都是废话,我的内心的坚强早已超出了你们的问候。无论这场劫难何时结束,无论上帝给我的时间又多长,留给我心底的是满满的感恩。

天佑良善,让我们都且行且珍惜。

文召召 发表于 2018-1-14 14:18:58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介是神马?!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Archiver|出国看病吧 ( 苏ICP备17059574号-1

GMT+8, 2018-7-18 22:14 , Processed in 0.109375 second(s), 2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